林兴珠与福建藤牌兵

    |     2014年6月13日   |   林氏家谱   |     0 条评论   |    1463

ad

 林兴珠,原名进周,一说兴朱,降清后更名兴珠,字而梁,福建永春升平里(今蓬壶乡)人。明崇祯元年(1628年)生。父名通敏,务农。林兴珠少年时为富家牧牛,长大后以屠宰为业。清顺治六年(1649年),其叔林日胜聚众数千,据永春帽顶、马跳诸寨抗清。明遗臣郑成功授林日胜伯爵,命其统率永德一带义军,牵制清军兵力。林兴珠随林日胜参加抗清活动。顺治十三年(1656年)夏天,帽顶山寨被安溪人李日燝(李光地之伯)率家丁攻破,林兴珠又随林日胜到漳州,向清定远大将军济渡投诚,授为福宁镇总兵,寻降调江西南安和湖南辰州副将。虽屡立战功,但为“忌者所摈,不得叙”。
  康熙十二年(1673年)十二月,平西王吴三桂举兵叛清,陷辰州,林兴珠降附。吴三桂命林兴珠率水师守岳州、洞庭诸要害,拒安亲王岳乐南下平叛之师。清方说客一再潜入林兴珠营中,陈说顺逆利害,林兴珠也料定吴三桂终不能成事,遂于康熙十七年(1678年)闰三月到安亲王军前投诚。同年六月,督师败吴三桂舟师于君山水寨;次年八月,又大破吴三桂主力吴国贵部于武岗,吴国贵战死。消息传到京师,清圣祖召林兴珠入京,授建义将军,封建义侯;命其从平云贵,授予銮仪卫銮仪使,著籍镶黄旗。
  从17世纪中叶开始,沙俄不断入侵中国东北边境,在雅克萨(位于额尔古纳河与黑龙江交汇处)等处筑城据守,对边民实行残忍的烧、杀、抢掠。国人称这伙强盗为“罗刹”。康熙二十四年(1685年)正月,圣祖命都统彭春督师出征,又命林兴珠和何祐率福建永春白鹤拳勇士藤牌兵500名随行。林兴珠原是藤牌兵名手,曾召集一家6人在圣祖御前表演藤牌武技,深受赏识。此时已年老,圣祖在林兴珠出发时,特谕彭春等人“善视之”,并让林兴珠参赞军务。
  同年五月间,清军3000余人逼近雅克萨,在城郊执罗刹数人,讯问城中情况。后有一罗刹逃逸,林兴珠当即建议:“宜亟进矣,掩其不备而围之,令其在外者不得入,在内者不得出。少迟,众合,不可当也。”彭春采纳该建议,挥师急进。二十二日,抵雅克萨城下。果然,侵略者在城的“四门皆有巨炮,猛烈不可当,然司炮者皆隔于城外,无能施放”。二十三日,清军攻城未克,围之,而罗刹援军已自黑龙江上游乘木筏顺流而下。为阻断敌军会合,林兴珠率藤牌兵“裸而入水,冒藤牌于顶,持揙刀以进”,迎击来援之敌。罗刹惊所未见,大呼:“大帽鞑子!”结果被“杀伤大半,余奔溃而逸,林兴珠不丧一人”。二十五日,清军对雅克萨发动猛攻,罗刹头目额里克舍见大势已去,只好出城乞降,发誓“永不再来”。彭春、林兴珠等遵照圣祖旨意,尽释罗刹人众,令其回国。在捣毁雅克萨城后,班师回朝。
  清军离雅克萨不久,俄军卷土重来,重建城堡,企图长期占据。康熙二十五年(1686年)二月,圣祖命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率部2000人、林兴珠率藤牌兵400人,再次前往征剿。第二次雅克萨战争从当年五月底清军抵达开始,侵略者全部被围困城内达两个多月。林兴珠率藤牌兵攻占城南一座土阜。在败局已定的情况下,俄国政府于九月间遣使求和,请解雅克萨之围。后经谈判,中俄两国终于在康熙二十八年十二月(1690年1月)正式签订划定边界的《尼布楚条约》。
  康熙三十五年(1696年),蒙古准噶尔部噶尔丹汗勾结沙俄进行武装叛乱,圣祖御驾亲征,林兴珠又以藤牌兵护驾从征。”兴珠复以藤牌兵护驾从征,至克鲁伦河,与敌遇,突其骆驼阵,大败之于乌兰布通”。原先,林兴珠以从征罗刹功,荫其五子,后其子因事落职。至是,又以从征噶尔丹功,复其子原官。林兴珠卒于北京,卒年不详。

  林兴珠相关资料:  雅克萨之战后,福建藤牌兵移驻黑龙江齐齐哈尔,成为齐齐哈尔水师营的主力,也是齐齐哈尔城最早的移民之一。据民国年间魏毓兰《龙城旧闻》说:“水师营兵,皆调自福建。今道署附近之土著,其先世皆福建人。若莆田林姓、同安陈姓,在福建本巨族,徙塞上仍大姓也。雅克萨之役,建义侯林兴珠平罗刹,为闽人立功塞外之祖。故当日水师之权势,虽不得比于满洲,以视屯、站汉人,殊为优越。”    《永春县志》所载,清代永春流行有“藤牌舞”,表演者持藤牌而舞,今福州平潭岛,其舞踏程序共有“一字长蛇”、“双龙戏水”等六阵,之后即有单人打、双人打、三人打.    林兴珠故居虎榜堂,现为虎榜林氏宗祠,位于永春县蓬壶镇汤城村境内,省道泉(州)德(化)线公路边,为二进歇山式土木结构,现有建筑面积980平方米,占地面积1458平方米。该祖居已入编《八闽祠堂大全续集》和《中国祠堂大观》,正在申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林兴珠故居列入本次泉州市“十佳魅力乡村”09号候选单位“观山村”10个观光点之一。

附福建省志·人物志介绍:

 林兴珠,原名进周,字而梁,福建永春升平里(今蓬壶乡)人。明崇祯元年(1628年)生。父名通敏,务农。林兴珠少年时为富家牧牛,长大后以屠宰为业。清顺治六年(1649年),其叔林日胜聚众数千,据永春帽顶、马跳诸寨抗清。明遗臣郑成功授林日胜伯爵,命其统率永德一带义军,牵制清军兵力。林兴珠随林日胜参加抗清活动。顺治十三年(1656年)夏天,帽顶山寨被安溪人李日燝(李光地之伯)率家丁攻破,林兴珠又随林日胜到漳州,向清定远大将军济渡投诚,授为福宁镇总兵,寻降调江西南安和湖南辰州副将。虽屡立战功,但为“忌者所摈,不得叙”。
康熙十二年(1673年)十二月,平西王吴三桂举兵叛清,陷辰州,林兴珠降附。吴三桂命林兴珠率水师守岳州、洞庭诸要害,拒安亲王岳乐南下平叛之师。清方说客一再潜入林兴珠营中,陈说顺逆利害,林兴珠也料定吴三桂终不能成事,遂于康熙十七年(1678年)闰三月到安亲王军前投诚。同年六月,督师败吴三桂舟师于君山水寨;次年八月,又大破吴三桂主力吴国贵部于武岗,吴国贵战死。消息传到京师,清圣祖召林兴珠入京,授建义将军,封建义侯;命其从平云贵,授予銮仪卫銮仪使,著籍镶黄旗。
从17世纪中叶开始,沙俄不断入侵中国东北边境,在雅克萨(位于额尔古纳河与黑龙江交汇处)等处筑城据守,对边民实行残忍的烧、杀、抢掠。国人称这伙强盗为“罗刹”。康熙二十四年(1685年)正月,圣祖命都统彭春督师出征,又命林兴珠和何祐率福建藤牌兵500名随行。林兴珠原是藤牌兵名手,曾召集一家6人在圣祖御前表演藤牌武技,深受赏识。此时已年老,圣祖在林兴珠出发时,特谕彭春等人“善视之”,并让林兴珠参赞军务。
同年五月间,清军3000余人逼近雅克萨,在城郊执罗刹数人,讯问城中情况。后有一罗刹逃逸,林兴珠当即建议:“宜亟进矣,掩其不备而围之,令其在外者不得入,在内者不得出。少迟,众合,不可当也。”彭春采纳该建议,挥师急进。二十二日,抵雅克萨城下。果然,侵略者在城的“四门皆有巨炮,猛烈不可当,然司炮者皆隔于城外,无能施放”。二十三日,清军攻城未克,围之,而罗刹援军已自黑龙江上游乘木筏顺流而下。为阻断敌军会合,林兴珠率藤牌兵“裸而入水,冒藤牌于顶,持揙刀以进”,迎击来援之敌。罗刹惊所未见,大呼:“大帽鞑子!”结果被“杀伤大半,余奔溃而逸,林兴珠不丧一人”。二十五日,清军对雅克萨发动猛攻,罗刹头目额里克舍见大势已去,只好出城乞降,发誓“永不再来”。彭春、林兴珠等遵照圣祖旨意,尽释罗刹人众,令其回国。在捣毁雅克萨城后,班师回朝。
清军离雅克萨不久,俄军卷土重来,重建城堡,企图长期占据。康熙二十五年(1686年)二月,圣祖命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率部2000人、林兴珠率藤牌兵400人,再次前往征剿。第二次雅克萨战争从当年五月底清军抵达开始,侵略者全部被围困城内达两个多月。林兴珠率藤牌兵攻占城南一座土阜。在败局已定的情况下,俄国政府于九月间遣使求和,请解雅克萨之围。后经谈判,中俄两国终于在康熙二十八年十二月(1690年1月)正式签订划定边界的《尼布楚条约》。
康熙三十五年(1696年),蒙古准噶尔部噶尔丹汗勾结沙俄进行武装叛乱,圣祖御驾亲征,林兴珠又以藤牌兵护驾从征。“兵至克鲁伦河,与敌遇,突其骆驼阵,大败之于乌兰布通”。原先,林兴珠以从征罗刹功,荫其五子,后其子因事落职。至是,又以从征噶尔丹功,复其子原官。林兴珠卒于北京,卒年不详。

来源:http://www.bigan.cn/jiapu/lin_86.html 

转载请注明来源:林兴珠与福建藤牌兵
ad
回复 取消